莫言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演讲

信息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2-12-04

百利天下教育集团具有雄厚的国际教育资源优势,集留学、出国考试、网校等多项服务功能于一体,已成为中国教育行业的高端品牌。美加百利留学、前程百利出国考试和前程百利网校隶属于百利天下教育集团。在雄厚的国际教育资源基础上,百利天下教书育人,力行高端申请,全面提升客户的留学品质。冲刺高分、挑战名校,力争让每一个学生都能牵手世界名校!

内容摘要:莫言2000年3月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演讲,“博士大还是县长大?”7年前,莫言被授予香港公开大学荣誉文学博士时,得知喜讯的父亲曾这样问他。那个在山东/高密山头放牛的“炮孩子”,最初是冲着“一天三顿饺子”开始了自己的文学梦。他笔下众多人物中,《丰乳肥臀》中的上官金童或许是最特别的一个,因为莫言说,自己灵魂深处有一个上官金童。

关 键 词:哥伦比亚大学故事,莫言,有关于莫言的事.

  莫言2000年3月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演讲专题简介五十万字的小说《丰乳肥臀》

 

  “博士大还是县长大?”7年前,莫言被授予香港公开大学荣誉文学博士时,得知喜讯的父亲曾这样问他。那个在山东/高密山头放牛的“炮孩子”,最初是冲着“一天三顿饺子”开始了自己的文学梦。他笔下众多人物中,《丰乳肥臀》中的上官金童或许是最特别的一个,因为莫言说,自己灵魂深处有一个上官金童。

 

  我对饥饿有切身的感受,但我母亲对饥饿的感受比我要深刻得多。我经常回忆起母亲把食物让给我吃而她自己吃野草的情景。我记得有一次,母亲带着我到田野里去挖野菜,那时连好吃的野菜也很难找到。母亲把地上的野草拔起来往嘴里塞,她一边咀嚼一边流眼泪。绿色的汁液沿着她的嘴角往下流淌,我感到我的母亲就像一头饥饿的牛。

 

  我在小说中写了上官鲁氏偷粮食的奇特方式:她给生产队里拉磨,趁着干部不注意时,在下工前将粮食囫囵着吞到胃里,这样就逃过了下工时的搜身检查。回到家后,她跪在一个盛满清水的瓦盆前,用筷子探自己的喉咙催吐,把胃里还没有消化的粮食吐出来,然后洗净,捣碎,喂养自己的婆婆和孩子。这件事听起来好像天方夜谭,但确是我母亲和我们村子里好几个女人的亲身经历。我这部小说发表之后,一些人批评我刚才讲述的这个情节是胡编乱造,是给社会主义抹黑,他们当然不会知道,在20世纪的60年代,中国的普通老百姓是如何生活的。

 

  因为频繁的生育和饥饿,我母亲那个年龄的女人几乎都是疾病缠身,她们三十多岁时,基本上都丧失了生育的能力,四十多岁时,牙齿都脱落了,大街上行走的女人,几乎个个弓腰驼背,面如死灰。那时的农村缺医少药,得了病只好死挨,挺过来就活,挺不过来就死。当然,不仅仅女人如此,男人也如此。孩子和老人也是如此。我们忍受痛苦的能力是惊人的。

 

  我在这部小说里塑造了一个混血儿上官金童,他吃母亲的奶一直吃到十五岁。他对女人的乳房有一种病态的痴迷,连与女人做爱的能力都丧失了。后来他开了一家乳罩店,成了一个设计制作乳罩的专家。我感到这个人物是一个巨大的象征。至于象征着什么,我也说不清楚。

 

  小说中的母亲曾经痛斥上官金童是一个一辈子吊在女人奶头上永远长不大的男人,母亲说的其实是一种精神现象。物质性的断奶不是一件难事,但精神上的断奶非常困难。封建主义那套东西,在今日的中国社会中,其实还在发挥着重大的影响。许多人对封建主义的迷恋,不亚于上官金童对母乳的迷恋。所以我的这部小说发表之后激怒了许多人就是很正常的了。

 

  我在这部长达五十万字的小说中,还写了上官鲁氏的八个女儿和她的几个女婿的命运。通过对这个家族的命运和对山东---高密--东北乡这个我虚构的地方的描写,我表达了我的历史观念。

 

  一个作家,如果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研究政治的和经济的历史上,那势必会使自己的小说误入歧途。作家应该关注的,始终都是人的命运和遭际,以及在动荡的社会中人类感情的变异和人类理性的迷失。

按院校选择

留学国家 院校排名
院校类型

学科名称
专业名称

按字母选学校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Copyright @ 2004-2013 Bailitop Education. All Right Reserved 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1003081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640